返回
肿瘤资讯

乳腺癌过度诊断有风险

2017-11-25 作者:香雨欣 肿瘤资讯

                                           

                                            乳房X射线筛查能检出一些根本不具危险性的肿瘤。

                                             Alexandra Barratt解释了她为什么想跳过筛查的原因。

 

       想象一下,在一个大都市,比如华盛顿、伦敦和悉尼,女性定期到诊所接受乳房X射线筛查。等候室里坐着一些四五十岁的妇女,筛查结果显示,她们患有乳腺癌。她们对未来感到害怕和不确定。但这些人都需要接受治疗吗?不,因为她们中的一些人被“过度诊断”了——一些乳腺癌不经治疗,也不会对健康产生任何威胁,但筛查会检出这些乳腺癌,从而导致不必要的治疗。

      理想的情况是,乳腺癌筛查能在潜在的致命乳腺癌未引起症状(如肿块)之前,将其检出。早发现,意味着早治疗,乳腺癌死亡率也会大幅下降。这是开展乳腺癌筛查的初衷,但人们越来越多地发现,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乳腺癌有许多形式,一些无痛无害,一些侵袭性高、生长扩散快,并且致命性高。乳房X射线筛查仅仅能反映某个时间点乳房的情况,因此它更可能筛出生长较缓慢的乳腺癌。换言之,由于更可能检出无害的肿瘤,因此乳腺癌筛查容易造成过度诊断。

      作为50多岁的妇女,我认为,这不仅仅是一个学术问题。我有两个选择:要么接受定期检查(从54岁到74岁,每两年检查一次);要么选择不接受检查。为了做出这个决定,我需要权衡可能的结果。一种可能性是,我的乳房永远是正常的。还有可能是,某次乳房X光检查结果显示不正常,我将接受进一步的测试,然后发现没有肿瘤。这种现象叫假阳性。如果20年间,我定期接受检查,那么发生一次及以上假阳性的概率超过40%。因为假阳性,我会焦躁不安,一段时间后才能平复心情。但一次错误的报警并不会阻断我继续接受筛查。第三种可能是我被诊断出乳腺癌。和那些在等候室候诊的妇女一样,医生将建议我进行手术(切除肿瘤或整个乳房),并有可能需要放疗,以及接受5年以上的激素治疗。

       那么,为什么我还要考虑不进行筛选?我不担心死于乳腺癌吗?是的,我当然担心。但我也很担心,我可能会因为一个根本不会对我健康造成任何影响的肿瘤而接受了不必要的治疗,从而造成健康受损。

       放射疗法会增加我患心脏病的风险,尤其是癌症发生在左边乳房时——心脏在胸腔左侧。心血管疾病杀死了我的母亲和三个祖辈,因此我对此非常重视。激素治疗药物也有非常明显的副作用,如他莫昔芬会造成情绪问题、性冷淡和阴道干燥等常见副作用,并且会增加血栓和中风的风险。我的两个女儿都会感到焦虑,永远都会被贴上“乳腺癌家族病史”的标签。对我来说,过度诊断造成的心理影响和生理风险非常严重。因为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更看重的是身体健康,享受现在的生活,比不可知的未来更重要。

      目前,科学家和医生们无法在个体水平上确定哪些肿瘤是过度诊断的,因为现有的测试不足以鉴别恶性和良性乳腺癌。过度诊断只能从人口统计数据中推断,因此我永远都无法确定我到底有没有被过度诊断。我不确定我是否愿意打开这个潘多拉之盒。问题的核心在于过度诊断,而我避开过度诊断唯一的方法是,一  开始就不接受筛查。

      然而,我还是有可能决定去接受检查,因为在很小的概率上,它能防止我死于乳腺癌。据一些估计,每1000名20年来一直接受定期筛查的女性中,有4名会发生致命性乳腺癌。而另一些的估计甚至更低。这意味着,乳腺癌筛查有0.4%的概率能防止我死于乳腺癌。不同团体的估计各不相同,但不变的一个事实是:过度诊断的概率是防止死于致命性乳腺癌概率的3-10倍。

      要清楚,如果我决定不进行筛查,这并不意味着我假装乳腺癌不存在。如果我注意到我的乳房发生了一些变化,例如出现肿块,我会立刻去看医生。如果将来乳腺癌筛查技术得到大大改善,我会认真考虑是否接受检查。现在,我将尽我所能,控制体重,坚持运动,限制饮酒,以减少我的乳腺癌风险。

       不管我决定怎么做,我不能替除了自己以外的人做出决定。每个妇女身体状况、家庭、环境、偏好和心理等情况各不相同,做出的选择也不一样。重要的是,每一个女人都需要科学地了解乳腺癌筛查相关的信息,从而做出对自己最有利的决定。

 

 

 

 

精彩推荐

热门评论

温馨提示:会员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参数错误,请刷新重试
×
登录后评论/收藏